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独自孤单 【作者飞肥小猪】
独自孤单 【作者飞肥小猪】
本帖最后由 无门英雄 于  编辑 

房门打开,走进来的,是一名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女,还不等我看清楚面容,便深深地鞠躬,而且是一躬到底:“您好,我叫童心,希望您能够满意!”声音很甜,身材也不错,她穿着白色的细吊带背心,胸脯鼓鼓的很诱人,露出的一截小蛮腰,纤细有劲,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短裤,包裹着她丰翘的臀部,一双修长的美腿,白得有点耀眼,漂亮的小脚丫上,穿着黑色的细高跟鞋,十个趾甲都涂上了红色的甲油,说不出的诱惑。 

不错,算是上等的货色,费心了。 

只是,我转头望着站在一边满脸谄笑的黎胖子,我只是无意间叹了口气,说很无聊,他就给我找来了这么正点的妞儿,看来他倒是很会办事呀。 

可惜的是,我所谓的无聊,其实并不是无聊,而是寂寞。 

有人说,无聊和寂寞,不都是一个意思吗?反正都是闲得难受罢了。不,那是他们还没有感受到寂寞的真正威力。对于无聊,其实是很好应付的,最简单的办法是,让无聊变得“有聊”就可以了,而人类发展到了现在,让自己“有聊”的方式实在是太多了,比如黎胖子现在选择的,就是非常有效实用的方法之一。 

然而寂寞不同,很少有什么东西,可以让寂寞变得不寂寞的。那不是一种表面上的感觉,也不是孤孤单单身边没有一个人的环境,那是一种来自心灵最深处的心境,就算是你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,就算是你周围有无数的喧嚣与热闹,那寂寞,依然如同毒蛇一样盘踞在你的心头,缓缓地缓缓地,一口一口噬咬着你的心,你的脑,你的神经,你的思想。 

这种感觉,不是身临其境,局外人是很难体会到的,即使是在阴阳组的阿乐阿正这帮哥们儿,甚至是张震那样的兄弟,也不会明白,何况是黎胖子呢?他能够风风火火地去找这么漂亮的妞,来帮助我打发无聊的时光,已经很够意思了,不能够要求太高。 

而且,我也不希望能够让人看出我的真实想法来,因为这对于一名合格的杀手来说,是很危险的。 

所以,尽管我并不想要女人陪着,我还是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来,对黎胖子说:“谢谢,你辛苦了。” 

黎胖子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,一边满面笑容地说:“没什么,没什么,能够让飞哥满意就好,满意就好……那么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他做出一副知情识趣的样子,侧着身子离开了房间。 

黎胖子不去干拉皮条的生意,实在是一个损失。 

我拿起烟盒,刚刚拎起一支香烟,那个女孩就变魔术似的掏出一个打火机,给我点着了烟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,然后缓缓吐出来,看到女孩还站在我的面前,就挥了一下手:“你叫……童心是吧?坐。”我没有太多的精力搭理她。 

但是她却让我不得不搭理,因为听到我的话之后,她不是坐下来,而是开始脱她那件已经小到不能再小的吊带背心。 

呃,对了,她是黎胖子叫来的一只野鸡。我又挥了挥手,意思是不必了,我没兴趣,但是她却顺着我的手指的方向望过去,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,一边连连低头道歉,一边走了过去。我转头发现自己的手指的是浴室,我靠,还真是够专业呀。 

但是我真的没有什么心情,每次接任务之前,我都会这样,有些心绪不宁,甚至想到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,于是那种铺天盖地的无边的孤独寂寞,就会完全笼罩我的心神。平时我可以选择酗酒,喝醉了,什么都不想,自然就没事,但是现在却不行,因为还有任务没有完成,喝太多酒的手指,是扣不动扳机的。所以我只有一个人坐着,定定地坐着,呆呆地坐着,把这一段时间熬过去。 

是的,熬过去,因为我一旦开始完成任务的时候,那么我的整个身心都会投入到任务之中去,屏弃一切与之无关的情绪。对于一名杀手来说,这是最基本的要求,否则就是自寻死路。 

只是,真的很难熬呀! 

看着袅袅升起的烟圈,我任凭自己的思绪随意飘扬,明天就是农历的八月十五,到中秋节了吗?窗外可以看到巨大的广告牌,好利来、迪丽娅、米琪……各种月饼品牌,不要命地散发传单,派送礼物,把自己家的月饼吹得天上无双,人间少有,就仿佛吃了之后会长生不老似的,或者就是大打亲情牌,玩柔情蜜意,玩花好月圆,反正是怎么蛊惑人心怎么来。 

浴室中传来哗哗的水声,我的思绪也跟着乱跑。 

可惜的是,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,已经被洋鬼子的节日所淹没,情人节、圣诞节、感恩节……本土的节日,一天不如一天,再也无法受到他们的关注,因为在喜好潮流的新新人类来看,咱们中国的传统节日,实在是太“土”了。 

不是吗?就像我,好像也好久没有吃过月饼了吧? 

说起来,最后一次吃月饼,是在什么时候呢?好遥远的感觉,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呀。那个时候,什么都不用考虑,什么都不用烦恼,和亲密的小伙伴一起,分享着一块小小的豆沙馅月饼,虽然只是那么小小的一块,但是我们却是真实地高兴着,我们互相望着对方沾满了泥巴和灰尘的脸蛋,那一双双眼睛,却是明亮而清澈的,就为了那么一点点香甜的感觉,我们也会发出欢乐的笑声来,无论明天会怎么样,至少在那一分那一秒,是的,我们是快乐的,这就足够了…… 

身后细微的响动让我猛地一震,嘴角那模糊的笑容消失了,眼神恢复了冰冷的凌厉。 

我回头,看到的是裹在浴巾中,怯怯地望着我的女孩。 

是童心,她已经洗干净了,正在等待我的“品尝”。但是我却没有什么想要品尝的念头,因为我感觉好像没什么意思,赤裸裸的肉欲,人和禽兽的区别是什么? 

女孩从我的眼神中看到了拒绝,她流露出一种绝望的表情来,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着转儿,我厌恶地皱起眉头,这帮女人真是可恶,总是玩这套煽情的把戏吗?是不是又要说很仰慕我,一看到我英俊的外表就被我迷上了,即使不要钱也要和我“激情”一次?当然了,完事之后,钱是不能少的。 

我不在乎钱,但是我真的没有感觉,我也没有胡乱花钱的习惯,因此我的眼神很坚定,看到她仍然不退缩,我准备开口明确地拒绝。 

在我说话之前,她先开口了,还没开口眼泪就淌下来了,带着哭腔说:“求求你,我真的很需要钱!我一定会努力让你满意的!” 

哦?居然这么直白?倒是少见的很。虽然说出来做的这帮野鸡都是为了钱的,但是总会给自己拉一块遮羞布,好像越是婊子越要装出一副贞洁列妇的样子似的。李夺曾经跟我说过,据他分析,这完全是因为男人本身的犯贱,就喜欢侵犯那种守身如玉的女性,仿佛特别有成就感似的,这帮野鸡当然也就随行就市,积极满足“顾客需求”了。野鸡都明白,只要表现出对男人特别感兴趣,特别喜欢的样子来,不必自己提出,那些愚蠢的男人自己就会把钞票乖乖地掏出来双手奉上,比直接讨要强多了。像这个叫做童心的女孩这样,明目张胆要钱的,还真是不太多。 

我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叠钞票来,丢在桌上,转身躺倒在厚厚的席梦思大床上,好了你要钱就给你吧,快走不要烦我了。 

但是我的希望显然不可能实现,因为女孩也爬上床来了,而且开始为我脱衣服。我终于伸手拦住了她,她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我,我叹了口气:“今天,不需要,你,拿着钱,走。”女孩摇了摇头,继续给我脱衣服:“谢谢您,但是从小我妈妈就教我,不能白拿别人的。” 

我无力地躺下:“十七八岁的人,还听妈妈的话吗?” 

女孩低头认真地忙碌着:“嗯,因为我妈妈对我最好了,她不会骗我的!” 

我再次叹气:“是吗?那么你为什么会做……”我没有说下去,因为从我的下身传来一阵非常舒服的快感,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。我垂下目光,看到女孩正用她那樱桃小嘴,含住我的分身,热情地舔舐着。那种湿热的温暖,完全包围了我的分身,将熟悉的快美送进我的内心深处,我感到全身的血脉都火热起来,舒服极了。 

想不到这个童心,还真的挺有一手嘛,居然会这么娴熟的口交技巧。也罢,她是一只野鸡,我又寂寞难受,能够把无聊变成有聊也可以,就算是消磨时光吧。我放松身心,享受着女孩带给我的强烈快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