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吉屋招租
吉屋招租
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 编辑 

  我洗完了澡,上了床,抓过一本杂志,懒洋洋地翻着……这些天来,我只好用看杂志来打发睡觉前的这段时间,老婆乘着休假的机会回国去了,偌大张床上就剩了我一个,缺少“性福”的日子真是无聊得很。 
   
  也不知怎么的,前些天多少还能起一点“催眠”作用的杂志今天彻底不灵了,我看着看着,心中竟越来越烦躁起来,我有点恼火地丢 下了手里的杂志,长长地吐了口气,两眼直直地盯着天花板……我知道,这杂志失灵全是因为楼上的那个她----一个今天刚搬进来的住客。 
   
  我前几年从国内移居到了Melbourne,折腾了几年之后,一年前买下了这栋宅子,房子倒是不错,是前有花圃后有车库的House,一楼 是客厅、餐厅和厨房,二楼是我们现在自己住着的三个房间,三楼是房子的尖顶,面积小些,但还是有一间卧室和一个小储藏室。 
   
  当然,房子是用按揭的方式买的,这会儿还欠着银行的账,每个月都得还上一笔不大不小的贷款。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反正房 子比较大,我们自己也住不过来,把楼顶上空余的一个房间租出去做Homestay(注1),可以每月收些租金,月供的负担倒也不算太重 。 
   
  原来的那个房客前些天搬走了,我们就去报上登了两天招租的广告,却没想到效果不错,她竟然主动送上了门来。 
   
  从天花板上偶尔会传来几声隐隐约约的响动,是她在屋里走动时的声音,她还真是个令人垂涎的宝贝,就好象是刚刚采摘下来的葡萄 ,Full of freshness! 
   
  我当然知道,自己不能也不敢把她怎么样,我是房东她是住客,这会儿我所有能做的顶多也只能躺在床上活动活动心眼而已,只是那 种心猿意马的感觉却像是一朵讨厌的乌云,你越是极力地想要把它驱散,它反而越是顽强地在你的心中聚拢来。 
   
  哎呀,我似乎忽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:原来吃不到的葡萄才是最甜的!我不由自主地咽了一下口水,今天下午的场景又一幕幕地浮现 在了眼前。 
   
  我从报箱里把积了两天的报纸挖了出来,然后掏钥匙打开了屋门,我走进厨房冲了杯咖啡,端着杯子踱到阳台上,在椅子里懒洋洋地 坐下,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报纸。 
   
  翻了几页以后,我终于在房屋出租的广告栏里看见了自己的地址----原来的那个房客前些天搬走了,那间屋子便空了出来,这会儿登了招租的广告,正在等着哪条 “鱼儿”“愿者上钩”。 
   
  我端起杯子呷了一口,这时,就听得门铃似乎响了一下,我丢下了手中的报纸,来到门口,透过门镜往外一看,只见外面果然有个陌 生的女孩,看来是个亚洲血统的女孩,正在那里笑盈盈地站在我的门廊下面。 
   
  我打开了门,走到了屋外,上下打量着站在眼前的这个姑娘。 
   
  她看上去相当活泼开朗的样子,身材玲珑有致,纤细苗条而又不失丰腴,身上穿了件中袖的Sweater,很服帖地包裹在她身上,勾勒出 了她身体那凹凸有致的曲线,细巧的腰身,一对饱满坚挺的乳房自信地将胸口的衣服撑得高高的。白晰的脸上,两道婉转的蛾眉下面 ,一双眼睛闪动着让人心动的光,眼光温和妩媚,见我给她开了门,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,对着我浅浅地笑着,笑容单纯而热情,很 有亲和力,似乎并没有太多面对陌生人的羞涩感觉。 
   
  一头垂顺的长发披散下来,又黑又亮,两只线条柔和的胳膊细细长长的,两只手放在身前,拎着一个手袋。 
   
  她没穿裙子,在牛仔裤的包裹之下,凸显出她圆滑翘挺的臀部以及结实圆润的大腿曲线来,脚下的高跟鞋使得她的双腿看上去更显得 修长挺拔。如果减掉鞋跟的高度,她看上去可能有5尺4寸出头一点,体重大概有一百零几磅。 
   
  就这样,我一时间竟忘了说话,只是在那里上上下下地看着她。 
   
  她像是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起来,低下了头,从包里摸出了张报纸来,正是我刚才看到的登着广告的那一页,像是要最后作一下确认 似的又看了一眼,然后,抬起头来又是很灿烂地一笑,说道:“Excuse me,sir. I ......”。 
   
  她的英语其实说得不错,听上去很顺耳,不过我的耳朵还是敏感地分辨出她言语中透露出来的那一丝“Chinglish” accent,就问道 :“你是从国内来的吧,来了多久啦?” 
   
  她的脸上浮出了一点惊喜的神色,一下子把英语抛到了九霄云外,不由自主地冲口而出:“啊,你也是从国内来的啊,我看着是像, 可没敢确定......所以......” 
   
  就这样,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又一下子短了不少,便开始攀谈起来,看着这么个活泼的女生想要租我的房子,我的心里早乐开了花, 甚至还有点想入非非的感觉。 
   
  她叫 Minnie,真正的中文名字叫作张敏,在国内上完大学以后到澳大利亚来念Master。来了差不多有半年了,本来住在大学帮忙安排 的宿舍里,按说应该不错,可没想到那里有个也不知道是从Kenya还是Tanzania来的老黑,可能是没见过东方美女,更大的可能性是癞 蛤蟆想吃天鹅肉,时不时地到她面前来现眼,很是招人讨厌。她实在受不了他的骚扰,就决定赶紧搬出来,她连东西都收拾好了,就等着一但找好了地方就立马拎起箱子走人。